喝酒吃猪肉有罪吗?如果没有罪,为什么马华怪罪行动党质疑啤酒节被禁?尤其是当局拒绝的理由极之荒唐和出尔反尔,先指伊斯兰党反对的宗教问题,接着指政治政治,最后说是安全考量,令华社和非马来社会无法接受。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7年9月2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喝酒吃猪肉有罪吗?如果没有罪,为什么马华怪罪行动党质疑啤酒节被禁?尤其是当局拒绝的理由极之荒唐和出尔反尔,先指伊斯兰党反对的宗教问题,接着指政治政治,最后说是安全考量,令华社和非马来社会无法接受。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再次咬文嚼字诬赖我,我几时挑战过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比喝酒?我所发表的言论是挑战廖中莱敢敢来槟城,看民众喝酒有什么罪?到底是触犯了道德问题?宗教敏感?还是威胁了民众安全?

马华在禁啤酒节事上立场出尔反尔,吉隆坡市政局的理由无法引起共鸣,只有马华可以接受3个不同的拒绝理由,一开始说是宗教问题,接着说政治敏感,后来才说安全考量而禁止。

啤酒节5年前办没有问题,现在就有问题,廖中莱怎会如此天真接受这理由?他不喝酒不吃猪肉没有错,但喝酒和吃猪肉也没有错啊!为什么他可以接受那3个荒唐理由禁啤酒节。

魏家祥和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惯性信口开河,他们不能拿出证据,证明我几时说过执政槟州一届就可解决槟州水患。我没在槟州说过一届可解决水患,因为治水是联邦政府负责,我们只有州权,没有联邦政权,国阵拥有政权而不治水。

联邦政府说2006年开始拨款26亿令吉给槟城双溪槟榔治水,但至今只拨了4亿4300万令吉,才占总数的区区16%,再次证明国阵“一诺千金”的诺言是个大谎言。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国阵就是报复槟州人民选择了希望联盟当政府。

虽然治水是联邦政府负责,但槟州政府并没因此袖手旁观坐以待毙,而是积极补救,从2008年开始已拨出4亿500万令吉治水,和联邦政府从2006年开始拨款治水的总额旗鼓相当。

马华领袖把话说得很绝,还说承认统考最后一哩路,但统考还是没被承认,难道这一哩路就走不完吗?确实虎头蛇尾,就像联邦政府承诺槟州治水的26亿令吉,但11年来只给了16%的拨款,只有“讲”字,空雷不雨,难怪被选民唾弃。

林冠英

0 Responses to “喝酒吃猪肉有罪吗?如果没有罪,为什么马华怪罪行动党质疑啤酒节被禁?尤其是当局拒绝的理由极之荒唐和出尔反尔,先指伊斯兰党反对的宗教问题,接着指政治政治,最后说是安全考量,令华社和非马来社会无法接受。”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