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联邦政府应该感到羞耻,他们承诺拨款26亿令吉予槟州治水却只给了16%或4亿4300万令吉,证明国阵宣布的“一诺千金”的诺言是个大谎言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7年9月27日在光大乔治市发表文告: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无法证明,我说过执政槟州一届可解决槟城水灾,显然他在消费和政治化水灾课题。槟州政府以民为本,在解决水灾课题上不会躲不会闪也不会逃,不像马华闪、躲、逃避华教拨款,统考最后一哩路更是见不到尽头。

治水是联邦政府负责,我没有联邦政府的权力怎么会做出那种承诺。张盛闻无中生有,就是要掩饰他对华教的失责,教育和治水都是联邦政府的责任,槟州政府只是扮演辅助角色,但拨出的款额几乎和联邦政府一样多。

联邦政府原本承诺拨款20亿令吉给双溪槟榔治水计划工作,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现在又说2006年至今已经拨款26亿令吉给槟州治水,我们调查显示联邦政府至今只拨出4亿4300万令吉款项,也就是从2006年至今只给了16%的拨款,难怪槟城会面对水患困扰。但槟州政府并不会袖手旁观,积极进行辅助工作来补救,槟州政府从2008年开始已拨出4亿500万令吉治水,和联邦政府2006年开始拨款治水的总额近乎一样。

国阵联邦政府应该感到羞耻,他们承诺拨款26亿令吉予槟州治水却只给了16%或4亿4300万令吉,证明“一诺千金”的诺言是个大谎言。

也是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说本身曾是种族固打制受害者,但是他当官后不但没有协助华教,反而是发扬马华在朝只为官职的精神,不但没有给华教足够的发展拨款,反而助纣为虐,支持单一源流教育的巫统领袖进入华小博取政府宣传,阻止民选的槟州首长到学校拨款和了解学校情况。

张盛闻之前大言不惭扬言统考只剩一哩路,这一哩路走了几年都看不到尽头,为什么这条路走不完?到底还要等多久?是否要等到张盛闻退休了统考文凭还不受承认?反观槟州政府早就落实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说到做到,钱也马上到。

槟州政府从2009年开始每年制度化教育拨款,已经拨出7600万令吉给州内的90间华小、12间国民型华文中学、24间教会学校、5间独中、28间淡米尔学校及宗教学校,不像联邦政府对独中,一分钱也不给。

虽然治水和华小制度化拨款是由联邦政府负责,但槟州政府并没有因此袖手旁观只是等待联邦政府拨款,把百姓居首位的州政府在辅助角色上却和该尽本分的联邦政府给的拨款一样多。马华则对华社虚情假意,任由华教自生自灭,还小动作破坏槟州政府给予援助。

张盛闻无中生有对我的指责,说我承诺执政槟州一届就可解决槟州水患,他企图模糊焦点,因为马华无法确保新财政预算案给予华教获得足够拨款,又要破坏槟州政府拨款给华教,企图以卑鄙手段骗华社在来届大选的选票。

林冠英

0 Responses to “国阵联邦政府应该感到羞耻,他们承诺拨款26亿令吉予槟州治水却只给了16%或4亿4300万令吉,证明国阵宣布的“一诺千金”的诺言是个大谎言”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