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以禁止极端分子入境是砂拉越的惯例为阿德南强权下的极端政治手腕辩护,无疑证明马华领袖只能依附在巫统及国阵强权下唯诺是从。

民主行动党秘书及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6年4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非常遗憾在砂拉越首长丹斯里阿德南肆无忌惮毫无道理的大肆禁足反对党政治领袖入境砂拉越的时候,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还以禁止极端主义者入境是一项惯例为阿德南缓颊。

今天连温文尔雅雪兰莪州议长杨巧双也遭禁入境砂拉越,难道堂堂雪州议长也是极端分子?还有槟州两名行政议员拿督阿都马烈及阿菲夫医生日前也同样遭拒入境砂拉越,这两位行政议员又是哪门子极端分子?

魏家祥把禁止极端分子为惯例挂在嘴边,俨如将这届砂拉越大选大量遭禁入境的反对党政治领袖诬指为极端分子。请问这些一长串的遭禁名单,到底极端在那里?

如果要指极端分子,倒要问问魏家祥如今的乡村发展部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曾经在2015年号召杯葛国内的华商,此极端言论丢脸丢到国外闹上国际新闻,马华要求收回言论道歉却吃闭门羹,这部长算不算极端分子?请问这位部长是不是按照“惯例”禁止入境砂拉越?

副教育部长拿督卡马拉纳丹在最近国会上公然回答承认统考违反国家主权,打脸马华几十年来要在内阁争取承认统考,马华仍是无法要求其收回言论及道歉,请问这言论在声称要承认统考的砂拉越算不算极端?这位副部长是不是按照“惯例”禁止入境砂拉越?

还有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在2013年不只不肯谴责土权号召焚烧天主教圣经,还为土权号召焚烧圣经的极端恶劣行为辩护,请问这位部长是不是按照“惯例”禁止入境砂拉越?

更暴力的言论还有农业部副部长达祖丁在2015年警告要“盖巴掌”大马华裔,即便马华扰攘着要求道歉他也无动于衷,请问这位部长是不是按照“惯例”禁止入境砂拉越?

国阵种种针对我国非穆斯林所发出的极端言论,以及公开支持纵容极端组织的极端言论与行为的作法,这些年来历历在目简直罄竹难书。

马华与魏家祥身在内阁,面对这些种种极端言论的国阵同僚一直无力斡旋,无论是要争取华社任何权益或要求道歉,不是被人家的言论打脸就是吃人家的闭门羹。

我们理解马华在国阵形势比人弱,因此无可厚非,但魏家祥不伸张正义也就罢了,却以禁止极端分子入境是砂拉越的惯例为阿德南强权的极端政治手腕辩护,无疑证明马华领袖只能依附在巫统及国阵强权下唯诺是从。

林冠英

0 Responses to “魏家祥以禁止极端分子入境是砂拉越的惯例为阿德南强权下的极端政治手腕辩护,无疑证明马华领袖只能依附在巫统及国阵强权下唯诺是从。”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